俄媒:西方原住民学校堪比“死亡工厂”

俄媒:西方原住民学校堪比“死亡工厂”参考消息网6月30日报道 俄新社6月28日发表题为《儿童死亡工厂》的报道称,西方原住民学校堪比死亡工厂。全文摘编如下:加拿大曝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丑闻:在萨斯喀彻温省…

俄媒:西方原住民学校堪比“死亡工厂”

参考消息网6月30日报道 俄新社6月28日发表题为《儿童死亡工厂》的报道称,西方原住民学校堪比死亡工厂。全文摘编如下:

加拿大曝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丑闻:在萨斯喀彻温省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750多座没有标记的坟墓,里面的遗骸大部分属于20世纪在该校学习和生活的儿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图源:视觉中国)

不久前,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所原住民学校旧址上发现了大约215具儿童骸骨。这些如同地狱一般的原住民寄宿学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早在18世纪,这种主要接收原住民儿童的学校就开始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出现。19世纪末,这些学校变成了寄宿制。原住民儿童经常被强行与家人分开,送入学校。学校的主要任务是让他们掌握简单的体力劳动技能,并抹去他们对母语和本民族文化的记忆。

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机制的创始人理查德·普拉特此前说过:“我们要么把这些印第安人杀死,要么让他们文明开化,而且动作要快。”

“文明开化”的费用很便宜,原住民寄宿学校的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孩子们吃不饱,生病了也得不到治疗。他们被逼着干重活,频频遭到殴打、折磨和强奸。许多人活不下来,死了就葬在校园一角的无标记坟墓里。父母此时会被告知,他们的孩子逃跑了。

而在美国和英国历史上管辖的领土上,原住民学校的残忍行径史无前例。例如,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从1881年到1925年,三分之一的学生死亡。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印第安人学校,在1881年至1894年注册的73名学生中只有26人活着出校。

这些都是陈年旧事?这些寄宿学校一直存在到我们这个时代。例如,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发现了750多具儿童遗骸的那所寄宿学校直到1997年才停业。当地人称它是集中营,这毫不夸张。

酷刑、殴打、性暴力是原住民儿童学校的常见现象。但即使在白人儿童学校,秩序也相当严厉。例如,佛罗里达州的男孩惩戒学校也以无标记坟墓而出名,那里至少有100座这样的坟墓。该学校还有一个酷刑屋,孩子们会被殴打到昏过去。

尽管佛罗里达州某寄宿学校的多名成年学生提起诉讼,但学校还是到2011年才关门。如今有关部门正在那里低调地挖掘无名坟墓。州政府向死难儿童的亲属道歉,并向他们支付约7000美元的赔偿金。赔偿金少得可怜,连重新安葬遗骸的费用都不够。

对儿童的严苛虐待是盎格鲁-撒克逊教育体系的普遍特征。盎格鲁-撒克逊人外交政策的标志性残酷始于他们的祖国:首先在本国公民身上尝试不人道的做法,然后将其输出到国外。

众所周知,希特勒很欣赏英国的封闭式学校,并梦想在德国建立同样的制度。这类学校确实与集中营的风格相似。

一些杰出的英国知识分子写下的关于学校的记忆,迄今仍令读者胆寒。作家罗尔德·达尔的整个童年,等同于他从7岁起在学校遭受的一次又一次殴打的清单。当代演员和小说家斯蒂芬·弗莱在回忆录中相当平静地写下了他在学校遭到学长性侵犯的经历,更可怕的是这件事甚至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上世纪80年代,英国一些记者试图调查泽西岛福利院儿童被谋杀和失踪案件,但他们被“封口”了,调查直到2010年才恢复。

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等多位英国高官都牵涉到对儿童进行性虐待和谋杀的丑闻。

从英国城市罗瑟勒姆、罗奇代尔、特尔福德存在的大规模强迫儿童卖淫现象可以清楚地看到虐童的普遍性。这种“生意”持续了几十年,受害者数以千计,但收受贿赂的警察对此置之不理。

英美精英并不反思自己,而是将矛头指向外部敌人。西方不如关注一下本国福利院和寄宿学校里如集中营一样可怕的情况。毕竟,住在里面的不是罪犯,而是天真无辜的孩童。

责编:赵宽